> 艺术人物

新近上演的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舞台艺术创作资助项目(组图)

时间:2021-10-07来源:北边艺术网作者:北边艺术网阅读:

刘彦军

在以真实人物、真实历史事件为题材的主流电视剧创作中,如何运用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让“人”从历史中脱颖而出,“爱”从史实中脱颖而出,“美”从文学中突显出来它不仅是一个紧迫的理论课题,也是一个困难的实践课题。2017年国家艺术基金戏剧创作项目新上演的玉溪灯戏《茶花红》,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在这些方面的积极探索和新突破。

视角的改变使这部作品焕然一新。在观看吴城和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李国柱的先进事迹时,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部剧写的是革命史,但写的是关系它们之间。爱情故事,准确的说,是革命史上的爱情故事。出现在舞台上的,不是人们习以为常的那种关于革命和斗争的宏大叙事,而是两人的相识、相知、相爱,从对革命理想和共产主义信仰的相互认同,到共同的革命斗争,到逮捕和逮捕。牺牲。这个过程是属于个人层面的情感叙述。“播种”、“发芽”、“花蕾”、“盛开”、“傲雪”、“盛开的红”是茶花生长的过程,是两者爱情发生、发展、实现的过程。这样一种新的视角,重新诠释了我们脑海中的“革命”、“斗争”、“共产主义”等概念,从而改变了观众对主流历史作品的刻板、教条、观念化的印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刷新了它。创作这类题材。

剧中最有趣的是第四幕的剧情设计。李国柱从苏联回国时,遇到了在云南少数民族山区坚持革命斗争的吴城。他说,他想介绍一下他在苏联学到的革命经验。吴成,为了指导我国的革命斗争,从包里拿出了学习笔记。谁知道吴成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他笔记本里的那首《一日王梅十》。《两个背影》的情歌。李国柱不得不承认,他在异国他乡很想念吴城。李国柱为吴城演唱时,“青山照耀雷鸣,我每天看姐姐十二次。每天看姐姐十二次,路上布满了石头。成年的时候,吴城也拿出了已经为他织好的带袖的毛衣。观众欣喜地看到,两人的爱情在革命的过程中被自动推向了高潮。

不得不承认,观念的转变是困难的。在这种革命性的历史题材中,作品的叙事视角大多以还原历史、歌颂水火岁月为主。因此,历史人物成为这个历史舞台上的配角和参观者。许多情节、段落和场景的设置不是为了塑造人物,而是为了再现历史;对人物的处理和把握,大多停留在“高”的层面,过度抬高人物,使人物面部化、概念化、象征化。,不仅人物性格和命运被淡化,整个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也被淡化了。许多以真人真事改编的主流戏剧作品也遭到了年轻观众的拒绝。

而这部作品的处理是通过改革主流戏剧政治话语体系的艺术表现内容和表现方式,通过将伦理情感注入剧中的意识形态主题,通过以情感为中心的人物、动作、命运和动作,以及叙事节的设计、叙事节奏和叙事高潮在政治意识形态的传递和观众的接受之间找到了更好的契合,使我们的意识形态宣传“软着陆”,从庄严宏伟的宏大史诗风格出发。向着低调、柔和、人文的历史观和“以情动人”的艺术表现方式迈进了一步。这是值得称赞的。

人物刻画是概念化的、公式化的、扁平化的,缺乏人性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似乎已经成为大多数以真人真事为题材的主流电视剧的通病。解决“观念大于形象”的问题,塑造生动形象的人物形象,也是这部作品留给我们的有益启示。

《山茶红》人物不多,但每一个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有血有肉的“这个”。像江姐这样的女主角,云南省第一届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组织者,当敌人被追杀的时候,她心里会害怕和渴望英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自救,习惯了“指指点点”的李国柱花的人物艺术,会在莫斯科读书的漫漫长夜里思念远方的爱人。当两人对对方产生好感时,一个担心就是“穷小子怎么会是小姑娘?有差距怎么追?” 另一个考虑“我的年龄有多大,我如何跨越世俗鸿沟?” 世俗世俗的感情和思维方式,使这些革命先驱的形象不再超凡脱俗,不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不再直立,而是成为身边的大哥大姐,成为我们自己。能接近、仰视、交流的朋友。这种平民化和凡人的叙事策略,拉近了这些英雄与观众之间的心理距离,给人亲切亲切的感觉。

 1/2    1 2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北边艺术网 Copyright@ 2021-2030 bdwart.com
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联系邮箱:1551191180@qq.com
网站备案号 :